<tbody id="ckp7e"><pre id="ckp7e"></pre></tbody>
<th id="ckp7e"></th>
      2018屆(第十一屆)畢業生再創100%錄取率,總獎學金額高達170萬元人民幣!詳情請點擊

      長沙艾博劍橋國際學校-全日制英美高中、國際學校、國際高中學校

      醉在西雅圖的綠湖

      發布時間: 2014-03-04

      作者:黃樂(艾博劍橋學校2012屆畢業學生)


      攝影:黃樂

      每當人們提到Seattle西雅圖,總會不由自主地形容它為“浪漫”。這種印象也許是來自于浪漫的電影,比如西雅圖夜未眠,晚秋,北京遇上西雅圖等等。我個人卻覺得銀幕上表現出來的浪漫卻不及真實的西雅圖所擁有的萬分之一。因為,西雅圖的浪漫是揉進了每一縷清風中的,你需親自漫步在西雅圖才能感覺得到。

      那日正是Thanks-giving Day感恩節,我朋友從印第安納州來西雅圖度假。感恩節那天幾乎所有商店都關了,我們無處可逛。于是我說,不如,我們去Green Lake Park綠湖公園看夕陽吧!11月底的西雅圖天黑得格外的早,有時5點天便已全黑。而當時已經3點半了,所以我們幾乎是跑著去綠湖的—呵呵,我們,追趕夕陽!

      綠湖畔有一處觀景臺。其實準確的講,那只是一塊延伸至水中的木板,甚至都沒有圍欄。但是那又何妨?說也奇怪,我們三人一踏上木板觀景臺,身后馬路上來往車輛的雜音仿佛瞬間消失,只剩一灣湖水,靜靜的,睡在在夕陽下。在長沙的沿江風光帶也有觀景臺—它們遠遠高于水面,使你可以俯瞰湘江北去,遠眺麓山層林盡染。這綠湖的木板觀景臺卻十分不一樣,它是貼著水面的,使你覺得水位異常的高,而我們這群觀景臺上的凡夫俗子也似乎瞬間成了婷婷立于水中央的仙人。

      這是一片開闊的水域,好似一個往右前方突出的橢圓??v然開闊,卻沒有八百里洞庭“氣蒸云夢澤”的氣魄,有的只是一個靜字。水很清,卻有著一種厚實之感。這厚實的水定住了翻滾的波濤,也定住了塵世的喧囂,甚至定住了我整個人。就像有魔力般,我的心被一點一點吸進綠湖里。最懂得享受的莫過于慢慢劃著水的三四只鴨子了。瞧他們那享福樣,連我都有些羨慕和忌妒。每當他們劃過,他們身后都會留下兩道波紋,從他們身體一直向遠方漫開,漫開,直至融進整個綠湖里。有兩只鴨子,據我推測,應該是一對戀人,因為他們形影不離。時而一起在水面慵懶地從流飄蕩,時而一起把頭埋進水里。當你以為他們在水下睡著時,他們又忽的一下把脖子抬了起來,甩甩濕漉漉的腦袋,撲棱兩下翅膀,又繼續前行。我很喜歡看他倆緩緩劃行的樣子。他們隔得很近,身后拖出的水紋仿佛重疊在了一起;而當他們稍稍分離,水紋便開始交錯,就像愛人十指相扣一樣。我那屏住呼吸的觀察被一聲鳥鳴給打破了。我抬頭望向天空,只見一只我說不出名字的大水鳥從金色的云彩中飛出。它先是不緊不慢的揮了兩下大翅膀,接著,展翅從天空向下滑行,直至穩穩地停在了水面上。他也是個明白鳥,知道不該打擾那對鴨子戀人,所以他只是在一叢漫延至水中的柳葉里自娛自樂。

      如果說有什么能拿來與綠湖的水相提并論的話,那就只有天空了。天空自然而然地被分成了左右兩部分。右邊天空對應的則是湖面向右突出的寬廣水面。當我們到時,右邊的天空是粉紅的色的,云朵以天盡頭為中心呈放射狀鋪開。我想,也許天邊有好多位仙女在跳驚鴻舞吧。她們齊齊地將粉色的水袖一甩,變成了人間粉色云霞無數。那粉色出自仙界,果然好看得很,是任何染料都無法比擬的。但那顏色又似曾相識……對了,那正是少女害羞時暈紅的雙腮!更絕的是,水里倒映著同樣的天空,就像一對孿生姐妹。由于天黑得快,天空的顏色真的只能能夠用瞬息萬變來形容,毫不夸張。上一刻天空還似少女香腮,下一刻,那紅暈便退去了。在不經意間,粉紅的天空褪成了青灰色,夜色已不知不覺變鉆入了每一個縫隙。左邊的天空與右邊截然不同。云彩仿佛是被撕成了一條一條,還卷著細碎的邊。腦子里就不知不覺地出現了一個畫面:一個老人坐在公園的長凳上將面包片撕成條狀,再不緊不慢地塞進嘴里,愜意的享受著午后時光。那面包條的邊緣是撕扯時留下的不整齊的邊,還夾雜著面包屑,這面包屑又引來一群鴿子。這云絲絲像極了被撕成一條條的帶著屑的面包片。光聽著可能覺得這比喻不太恰當,但看著看著再閉上眼睛一想,還真的就那么回事。左邊的天空顏色更濃重,變化更多端。起初只若粉紅畫布上的一筆筆淡金色。不久,畫布的粉色暗了下去,可云所攜帶的金色越來越濃,也越來越亮,甚至有些刺眼。放眼望去,太陽仿佛知道自己即將落下一樣,拼了老命綻出光芒,成了最西邊最耀眼的一輪。大約四點左右的夕陽是最美的。仔細看去,左邊的天空又被有條有理地縱向割成三塊,從上到下依次為淺藍,粉紅,橙黃。漸漸地,耀眼的橙黃開始變紅。不同于右邊天空的粉紅,左邊天空是直接從橙黃變為了鮮艷的紅。這紅色慢慢變得粘稠,色澤也越來越飽滿,最后甚至像要滴出血來一樣。此時太陽也已落了山,只剩下一簇金色,與血紅的云霞連在一起。最后,它們手牽著手一起黯淡下去。不同于右邊天空轉為青灰,這片天空由紅褪為黃。剩下的只是一點淡淡的黃,在夜色的攻勢下越來越虛弱,直至完全被夜色吞并。
      雖然還只有5點半,天已全黑了。然而,我們誰也不想立刻動身離去,仿佛我們被吸進綠湖里的魂還沒被還回來。是的,我們醉了,醉在了綠湖的夕陽里。我朋友說,往后的日子如果想起西雅圖,一定不會忘記那日我們一起在綠湖看夕陽。

      彩6彩票_彩6彩票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