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ckp7e"><pre id="ckp7e"></pre></tbody>
<th id="ckp7e"></th>
      2018屆(第十一屆)畢業生再創100%錄取率,總獎學金額高達170萬元人民幣!詳情請點擊

      長沙艾博劍橋國際學校-全日制英美高中、國際學校、國際高中學校

      湖南伢子——中國大陸留學生首現哈佛畢業典禮

      發布時間: 2016-05-30


       

      一名在湖南農村長大、上大學才第一次進城的中國小伙兒,5月26日站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的講臺上,作為哈佛研究生優秀畢業生代表發言。這相當于哈佛大學給予畢業生的最高榮譽——從全校數萬名畢業生中各選出一名本科生和研究生,代表畢業生發言。

      哈佛校方確認該校生物系博士畢業生何江是第一位享此殊榮的中國大陸學生。當天,與他同臺演講的特邀嘉賓將是著名導演史蒂芬·斯皮爾伯格。

      這不是他第一次獲得一所大學畢業生的最高榮譽。何江曾經獲得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本科生最高榮譽獎——郭沫若獎學金,并作為獲獎代表發言。

      “現在鄉村逐漸流行讀書無用論,認為寒門很難再出貴子。這樣的觀點讓我覺得挺無奈的。”何江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后,特地用短信方式再次補充自己的觀點,“教育能夠改變一個人的生活軌跡,能夠把一個人從一個世界帶到另一個不同的世界。我希望我的成長經歷,能給那些還在路上的農村學生一點鼓勵,讓他們看到堅持的希望。”


       

      再苦再窮也不讓兒子成為“留守兒童”

      上世紀80年代的湖南農村,像當時中國所有的農村一樣,以土坯房為主,孩子的零食以糖水為主。新中國成立以后的第一代“留守兒童”就在那時誕生,越來越多的農村父母到上海、廣州等經濟發達城市打工,老人照顧幾個年幼在家的孩子。

      1988年,湖南省長沙市寧鄉縣南田坪鄉停鐘村的一戶農民家中,何江呱呱墜地。與村里其他農戶明顯不同的是,雖然家里經濟條件一般,但何江的父母卻有個堅定的信念——不能為了打工掙錢,而讓兒子成為“留守兒童”。

      幾年過去了,外出打工掙錢的人家,又是砌磚瓦房子,又是給孩子帶禮物;但是何江的家,仍是一個土坯房子。何江印象最深的,是睡前故事。無論白天農活兒干得多累、多苦,何江的父親都會在睡前給兩個兒子講故事。

      幾乎所有的故事,都是一個主題——好好學習。“我爸高中都沒畢業,也不知道哪里找來那么多的中國傳統故事。每天講都講不完。”何江上大學后,有一次問起父親,哪里找來那么多睡前故事,父親告訴他,很多故事都是自己瞎編的,目的只是想告訴孩子,只有讀書才能有好的出路。

      除了給兒子講睡前故事,何江的父親還嚴格要求兩個孩子的學習。放學后,何家的兩個兒子通常是被關在屋里“自習”,作業做完了,繼續自習;而這個時候,大多數農村男孩都在田間地頭玩耍。

      “那時覺得爸爸很‘霸蠻’。但現在想想,這是農村環境下的最佳選擇。”何江后來考上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又去哈佛大學碩博連讀,而他的弟弟則成了電子科技大學的碩士畢業生,今年下半年就去上海工作了。

       

      文化水平不高的母親懂得鼓勵孩子

      支撐兩個男孩保持學習興趣的,是那個“文化水平不如爸爸”的母親。在何江眼中,母親是個溫和派。父親批評孩子學習不好時,母親總會在一陣狂風暴雨后笑呵呵地跑過來,送上“和風細雨”。

      在母親那里,兩個兒子總能找到自信。何江現在知道,母親當年的做法,就和如今他所見到的美國人的做法一樣——以鼓勵孩子的方式,給予孩子最大的自信。

      湖南農村的婦女,在農閑時通常喜歡聚集在一起嘮家常。但何江的母親更喜歡陪著兩個兒子一起學習。

      因為不識字,她總是要求兩個兒子把課本里的故事念給自己聽,遇到聽不懂的地方,她還會跟兩個兒子討論。

      何 江記得,自己和弟弟都喜歡給母親“上課”。母親的循循善誘與何江如今正在接觸的美國文化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我剛來美國時很不習慣,不管提什么建議,導師 都說可以試試看。”何江說,美國有一種“鼓勵文化”,無論是諾貝爾獎得主,還是那些名字被印在教科書上的“牛人”,都會習慣性地給予學生鼓勵。他們會在跟 你一起啃漢堡、喝咖啡、泡酒吧時,時不時地鼓勵你一番,讓你覺得“前途不錯”。

      就連這次申請哈佛典禮演講,何江也是在美國教授Diana Eck的鼓勵下進行的。

      哈佛畢業典禮的演講,每年只有極少數的中國學生敢于申請。何江想要發言,目的是讓美國的大學生聽聽來自中國的聲音。但他此前并不敢報名,“教授告訴我,你只要覺得可以,就去試試,沒什么好丟臉的”。

       

      農村英語”變為純正美語沒有捷徑

      申請哈佛大學的畢業典禮演講,總共有3輪測試。第一輪,遞交個人學習、科研材料和演講初稿;第二輪,從10名入選者中挑選4人,每個人都要拿著自己的演講稿念稿;第三輪,從4人中選出1人,所有人都被要求脫稿模擬演講。

      對 一個英語是母語的學生來說,這都有極大的難度。更何況何江從小在湖南農村長大,初中才開始接觸英語,操著一口“農村英語”上了縣城的高中。那是他第一次從 農村走進城里。在寧鄉縣城,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英語水平與城里孩子的巨大差距。“第一學期很受打擊,考試沒問題,就是開口說英語很困難”。

      不怕“使苦勁”的何江,買了一本英文版的《亂世佳人》回宿舍“啃”,遇到讀到不懂的地方,就在書本旁邊進行大段大段的標注。

      “學英語,跟任何一門學科的學習一樣,沒有捷徑。”何江自認為自己有些“一根筋”。這一點,或許遺傳自父親——從來不懂得走捷徑,家里的田地里,除了水稻,再也沒有種過其他品種的農作物。

      到了哈佛大學,何江又像剛上高中那會兒,焦慮不已。中國學生大多喜歡跟中國學生聚集在一起,這樣的話,很難找到機會練習英語。

      何江硬著頭皮,申請給哈佛的本科生當輔導員,“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勇氣,反正就是想多講講英語”。從入學第二年開始,何江給哈佛的本科生做輔導員,這種方法讓他的英語表達方式很快從“中式”轉到了“美式”。到了讀博士期間,何江就可以給哈佛本科學生上課了。

      何 江透露,這次哈佛畢業典禮演講的申請,自己的“農村故事”為整個演講主題增色不少。他將在演講中介紹中醫在中國農村發揮的作用,進而推及到自己在哈佛大學 所專注的生物光學、物理專業研究,“以一個理科生的角度,來反思科技知識和技術在社會上不均衡的分布,以及如何將自己研究的科技技術,更廣泛地傳遞到世界 不同地方”。

         據悉,哈佛畢業典禮的歷屆演講代表多為文科生,何江是為數不多的一名理科生代表。哈佛博士畢業后,何江將赴麻省理工學院進行博士后研究。

       


       


       

      彩6彩票_彩6彩票计划